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星辰之主

第五百零六章 差一点(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不管罗南说话的口吻是怎样,殷乐也好,蛇语也罢,都是当成命令去执行的。看书阁bsp;   十五分钟后,罗南已经浸泡在温暖微烫的汤池里,背靠着原木垒砌的池壁,让层层热量透过皮肉毛孔,渗透到五脏六腑中去。

    至于受伤期间,这种做法是否恰当,罗南不提,殷乐和蛇语又哪有置喙的余地?

    不得不说,阪城传统的洗浴文化,还是很有些特色的。由于条件限制,游艇上并没有温泉,但有蛇语这个在阪城土生土长、受十多年传统神社熏陶的前巫女在,还是能利用有限的设施,达到近似的享受。

    当罗南在蛇语服侍下,冲洗干净身子,再进入到这间狭小浴室,浸泡在仅容两三人的深池里,头顶的天花板乃至更上层的甲板,通通开启,露出井壁般的通道,接引微微黯沉下去的天光,那种“坐井观天”的幽闭和沉静,竟然颇有一些哲思沉淀下来。

    罗南仰靠在池壁上,吞吐着温润的水汽。在他身后,蛇语举起木勺,取一侧竹管中淌下的温水,浇在他肩背上,温度变化和水流冲击,持续挑动他的身体知觉, 当适应或麻木之后,脑际便有一份奇特的微醺,悄然晕散。

    “真懂享受啊!”

    罗南闭着眼睛,喃喃开口。话中的指向性比较模糊,说不清是指游艇的前主人,还是此刻在身后服侍的蛇语。

    隔着氤氲水雾,殷乐想张口回应,但最终还是觉得不妥,没有出声,唯有心中的别扭感、边缘感,快速滋生。

    浴室本就不大,池子就占了快三分之二的面积,蛇语在罗南身后“浇水”,殷乐就给挤到了门口附近。尤其她还穿着格格不入的职业套装,没有穿鞋,水汽殷湿了外套还有裹腿的丝袜,有些狼狈。

    更恼人的,还是为“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憋屈感。

    她一手购置的游艇,由于和风装修的缘故,竟然成为了蛇语的主场。那位前巫女的做派是如此理所当然,与当下场景完美地融合,仿佛只要有她在,就能够发掘出更多精致、细腻的享受。

    在这里,蛇语根本不需要做任何事,只一个“契合感”,就可以对她形成碾压。

    更何况,蛇语做得还非常出彩。

    浴室环境中,蛇语仍表现出“节制”的姿态,即便服侍罗南洗浴,她仍然身穿和服正装,全身上下整束严谨,全不管浴室的蒸汽是否沾湿衣衫、发丝。

    只见蒸汽凝结的水滴,从和服表层、里衬以及面颊、脖颈滑落,衬出了肤质的洁白细腻。而一丝不乱的圆髻上,薄薄一层水光,更有瓷器般的釉质效果。

    如此情境,已经进入到某种“艺术”的范畴。虽然抹去了部分“真实”感,可如罗南年龄的青少年,不正是好这一口么?

    这其实是“边缘试探”的策略吧!

    在这种环境中,有意无意地利用亲密接触和正式装束的反差,进行某类暗示,试探罗南的反应和倾向。

    别问殷乐为什么知道。

    现实就是,罗南由始至终,没有任何表示,偏偏又未曾拒绝类似的试探,似乎乐在其中,理直气壮地享受。

    如果正常男性,殷乐会去考虑“架子”或“矜持”之类的障碍。可过往的经历总是证明,当她已经开始考虑如何更进一步的时候,这位少年人的心绪早已进入毫不相干、又超出常规的思维层面。

    摸不清心思,探不准脉搏,永远的被动,跟不上脚步对一位有“上进心”的生活秘书来说,面对这样的老板,真的是压力山大。

    殷乐甚至在想,有空就要把那个“persona”心理分析文件,从头到尾再研读几遍,看能否从中找到一点儿端倪。

    唔,根据常规流程,这套情报应该会有后续更新,她真要去续订一份

    殷乐小小吸气,略有些呛的水汽,在鼻端喉头轻轻一转,又流出去。只是那份热力,还是渗透进五脏六腑,带来了更重的闷湿和燥热。

    汗水自鬓侧滴下,滑过面颊,点在锁骨上,又向下滑落,身上腻得厉害;室内哗哗的水响,也单调嘈杂得要命,着实难捱。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把前方装模做样的蛇语,一把推下池子里去,看她到时会怎么做妖!

    “日光梦魇,差不多人人有份。”

    “是?”殷乐猛回神,本能应声。

    便听到罗南的声音透过水雾,闷闷传来,确实是对她讲的:“它主要针对生灵情绪的浊流,有很多隐性的刺激,和血焰教团的力量性质有些关联。渊区构形未直接受冲击,可信众的反馈多少会挟带一些,造成间接影响。”

    又来了!

    殷乐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总算长年的秘书生涯,带给她足够优秀的本能,当下趁机趋前两步,不管潮湿的地面,贴着池畔的蛇语半跪下去,膝盖贴地,垂头细听:

    “是,请先生指点。”

    此时,蛇语很体贴地中止了浇水的动作,端端正正跪侍一旁,让浴室变得安静许多。

    罗南的声音仍然是闷闷的,和微微起伏的水波声混在一起:“最底层的岩浆湖,现在等于是加了料,短时间内会颇有增益,你们可以利用起来。但要注意引导疏解,不要冲乱了心神,引爆负面情绪。”

    殷乐下意识又应了声“是”,可转瞬间,尾音便在哑在喉咙眼儿里。

    这说的哪是什么教团,分明就是她自己!她在一旁,情绪的起伏翻腾,竟然都没有逃过罗南的眼睛。

    如此通透暴露,任是谁也难免惊悸和恐惧。

    她的心跳漏了一拍,然而补偿性推涌上来的后续情绪,却意外地平和,乃至于混杂着奇妙的兴奋感。

    是的,她以及她所在血焰教团,早就在罗南的控制之中,慑伏在不可思议的威能下。能够让罗南关注,恰是证明她在罗南心中,具备某个定位和意义,倒是幸运了。

    再说了,被看透心思,有什么好奇怪的?

    早在数月前,透过费槿与罗南交流之时,不就已经被这份锋芒穿心而过了吗?还有,体验过与“真神”等人隔空相斗的神奇,神而明之的真义,不就应该如此吗?

    殷乐另一个膝盖也触地,任漫溢的池水渗进丝袜,深深低下头去:“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了。蒂城那边,我立刻去安排”

    话音又是中断,因为此刻殷乐与罗南之间,也不过就是半臂距离,能够清晰感受到罗南身上的体温,听到平和悠长的呼吸,还有近乎呢喃的话语:

    “混乱的力量也是力量,直接抵消掉其实也是浪费,用一定的规则约束并利用,非常经济。血焰教团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子,哈尔德夫人则走得更远。你既然有基础,还是要利用起来,多思考,多琢磨。”

    殷乐似懂非懂,只能再应一声“是”,准备回头向哈尔德夫人请教。

    “还有,这儿离b点近一些,开过去吧。”

    “先生要上岛?”

    殷乐已经开始适应罗南的跳跃性思维,迅速反应过来,所谓的“b点”,就是前几天罗南练习外骨骼操控的实战靶场“爪岛”。

    她略有些犹豫:“先生您现在的身体”

    “准备个轮椅就好,没有也没关系。”

    “是。”

    老板有决断,先答应下来准没错。接着便听罗南继续提要求:“耗材的话,需要半吨左右。”

    殷乐迅速心算一番,应道:“岛上存货足够,不过我还是去调拨一些,以备万全。”

    罗南不再说话,殷乐得了指令,整个人都充满活力,也不再纠结那些有的没的,迅速起身,退出浴室。

    此时浴室里就只剩下了罗南和蛇语两个。

    蛇语调整跪姿,也借此悄然调整呼吸节奏,慢慢进入服侍的“工位”,这次她准备再换一个花样。偏在这时,她听到罗南呢喃发声:

    “还差一点,还有你蛇语。”

    蛇语原本想一直保持寡言少语的人设,可如今被点名,只能低声应了一句:

    “大人?”

    哪知罗南又不出声了,蛇语也把不住他的脉搏,但这种时候,无论如何都要说话的:“大人,要不要再为您做些按摩?”

    罗南仍未开口,眼睛还闭起来,只胸口微微起伏,似乎是在氤氲的水汽中睡过去。蛇语只能当他答应了,伸手在汤池内浸了一会儿,便贴着水面,从罗南胸肋部位慢慢上行,纯以掌心指肚的温热,作用于肌体。

    此时的罗南,表皮呈现出汤池浸泡的暗红,但更显眼的,还是青紫交错的淤伤。这些还只是表面,有些区域,当蛇语的指尖划过,本应是青年人的紧绷的皮肤,却是软塌塌的,仿佛彻底丧失了弹性。

    于是蛇语就知道,罗南莫名遭遇的伤情,要比目视可见的更严重许多。

    “与大敌隔空交战?修行出了岔子?还是和宫启交战后暗伤延后爆发?”

    几个猜测在脑子闪掠而过,蛇语手上按摩的节奏没受到任何影响,唯有指尖变得更加敏锐,在完好与损坏的肌体上游走切换。

    不需要刻意琢磨,长年修行所积累的认知,就在脑中形成了一副颇为精密的人体图像,何处强韧,何处脆弱,一览无余。

    k180817s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