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第十一篇 第一百一十章 回到故乡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不提供百年的保护倒是没什么,只是不给于物质补充这一点。当初我在草木界的浓缩山体中摧毁掉的是草木界的一个虚假王格。真品应该在虞茗手中,到时候虞茗必然会利用草木界王格来为新世界提供生机。”

    张陈审视着面前整个尸界原来面貌的抹灭,如同一个人在计算机运用地图编辑器对地域模型进行改造一般,既然事情已经按照虞茗所预想的顺利进行下去,张陈也没有继续在这里等待的理由。

    “我会在两个星期后再返回这里,到时候大界域建成帮我转告给虞茗。”

    “好的,张陈一路小心。”

    佟乌依旧是对张陈相当友好,当作挚友来对待。而阿沁与菲斯特克两人自然是不屑一顾,只是一脸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大界域建成。

    “接下来十四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必要稍微安排一下行程,背离狱使的事情我必须与狱使一方说清楚,另外将情况告诉给予师父与墨清他们。在这里花费三天左右的时间,剩下的时间里我需要前往一趟黑暗界,现在是时候与王艺芷见上一面。”

    “莎布尼古拉丝死亡前讲述的话语,她的女儿将继承黑暗界的一切,我必须要核实这件事情。曾经的零间五魇中,除开青鬼还有一位英灵,不是奈亚拉托提普而是艺芷你吗?”

    张陈沿途赶回狱界的过程中不再如同曾经那样乘坐马车赶路,使徒的身份让张陈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空间迁移,速度快上百倍不止。

    “心中这种烦躁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途中路过一座百米高的突兀山岳时,张陈体内气息起伏,一股喰念将整道山体笼罩,一只意境形成的无形嘴口将山岳咬去近半。以平息心中的烦躁感觉。即便是噬心也难以平息张陈此时的糟乱心绪。

    返回狱界的张陈感觉到这里已经不是由伊丽莎白来管理。

    使徒一面属于张陈体内的鬼物部分,因此张陈普通状态下看上去依旧是一名狱使。

    张陈一别狱界近半年的时间,这里的状态比起张陈刚来到时还要显得荒凉。最主要是因为近期的零间动荡。接连三位使徒的死亡以及新生三位使徒的诞生,然后零间以西的地域全部遭到虚无的侵蚀面目全非。

    张陈走在大街上感受到一种抑郁的气氛。感受到在这里的狱使面部表情上都挂着一种相当绝望,随时都可能死去的绝望表情。

    只不过这些事情轮不到张陈来管理,自身通过询问来到从狱界前往人间的特殊空间传输口,在此处大门紧闭,仅仅只有日常负责检查的三级狱司在此处徘徊。

    “请问我如果需要返回人间是通过这里吗?”

    负责检查的三级狱司看向张陈一眼,在狱界中不看等级,只看军衔。而且张陈问出的问题在此人看来相当幼稚,只有可能是新人问出的问题。

    “正是因为环境的恶劣才能磨练你们这些新人。看你的样子刚来这里不久吧,已经吓得想要回去人间这个安全庇护所了吗?空间跨越装置每年统一开启一次,距离下一次开启还有九个月的时间,到时候拿着批准书再来吧。”

    对于对方不屑的话语张陈并不在乎,而是耐心询问着:“有没有其它的办法可以为我单独开启,因为确实是有急事。”

    “哼只有狱尉大人可以任意使用,至于其他人根本想都别想。你以为一个世界层面的跨越很简单吗?花费的物质可是我们这里所有劳动力两天开采的量度。”

    “狱尉可以任意使用吗?好的,谢谢了。”

    张陈迅速转身向着狱界的中心塔楼走去,在这名负责安全巡逻的三级狱司看来,怀疑张陈是不是经历过什么生死边缘。而整个人的精神有些问题。

    “你好,我是华夏国的一级狱司张陈。”

    张陈在站在中心灯塔建筑外通过意识传音强行突破结界而传递给内部的一位来自于欧洲的狱尉,暂时替代伊丽莎白工作的欧洲狱尉对于张陈的传音相当惊讶。

    两者在曾经审判虞茗的会议上见过一面。而此人也知道张陈拥有着初级狱尉的职权,经过短时间的交谈,在这位年纪五十余岁的欧洲狱尉的面部露出惊讶的表情。

    随后两者步行来到空间传送装置处,前后时间间隔不足十五分钟。而刚才与张陈对话的三级狱司在看见张陈身旁穿着白色长袍的中年男人时立即单膝下跪:

    “米利狄亚狱尉大人,不知亲自到此有何吩咐?”

    “你叫作拉哈库对吧?张陈狱司需要使用空间传送装置返回人间,利用我的名字进行此次传送的记录,物质消耗也从我这里扣除。”

    “好的,需要我通知技术人员赶来吗?”这位名为拉哈库的三级狱司看了看张陈,一时间难以揣测出对方的背景。同时因为刚才与张陈交谈而露出一脸尴尬的模样。

    “不需要,我来进行传输相关处理。”

    这名米利狄亚狱尉亲自引领张陈来到内部。将装置全面开启而核实着各项参数稳定。

    “感谢狱尉前辈。”张陈站在传送点中央作出一个感谢的动作,身体从零间消失不见。

    人间已经彻底从无面造成的混沌降世中恢复过来。蓬勃的生机在太阳光下弥散着,给每个普通人生机与活力。

    悬空城神侯府大门口在夜幕落下时分有人用门扣将府邸大门敲响。

    “谁?神侯府现在不召见任何人,有什么事情等到明日清晨再来吧。”一位女性声音从门后传来。

    “师姐,开下门吧。”

    神侯府内部先是静置一段时间,随后大门开启,一道苗条的身躯迅速与张陈搂抱在一团。

    “师姐你这是干嘛呢?话说你的头发怎么回事?”张陈看着与自身相拥在一起的连愚欣,已经从以前的乌黑头发变得全白,并非染发而是自然形成。

    “精神力啊,师姐近段时间练习精神力比较频繁所以使得头发变得这样。”

    “我还以为是师姐你找了男朋友,故意去染的头发呢。”张陈打趣着。

    这时,神候本人从主府内走出以奇怪的眼神看着到来的张陈,不过悬在心中的一块石头也算是在此刻得以放下,“进来说话。”

    “好的,师父。”

    连愚欣知道张陈本不应该在这个时段回来,而神候师父似乎知道一些什么,连愚欣也不予以干预,给张陈让开一条道路,不涉及两人的谈话内容。

    张陈与神候两人在二楼的书房中进行秘密谈话。

    “我刚从狱间听说一间事情,正在想办法如何与身在零间的你取得联系,没想到你竟然回来。既然无事就好,你的进步已经不是为师可以触及的程度,只是有关于狱尉这件事情,希望你稍微向为师做出一个详细一点的解释。”

    “看来开启狱尉瓶颈是会在狱间形成异象的吗?”张陈嘀咕着,没想到神候已经知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你不选择成为狱尉,据为师所知,狱尉是非你主观可控的,一旦你达到这个层次将会强制将你带回狱间。”神候以凝重的表情看着张陈。

    “一言难以解释,师父你在零间是大将级别的人物,这个应该知道吧?”

    张陈体内的鬼物一面睁开双眼,随着全身的鬼化结束,张陈的身体逸散着一股让神候为止灵魂颤抖的气息。

    同时张陈将嘴口张开,内部的舌头缓缓伸出。

    在舌苔的表面所刻印的十字将一切加以说明。

    “第十使徒噬狩,这是我做出的决定,希望神候师父可以谅解。”

    神候对于面前情况花费掉一定的时间加以消化吸收,张陈狱使的身份不受零间排斥,使徒凭证,以及近期零间的巨大变化所有的一切让神候都需要花费大量的脑神经来思索。

    “好了,你回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神候过度一切而问着张陈当前的情况。

    “狱间十八层虞茗逃离的事情与我由直接关系,而且今后的数十年,甚至百年我都会与虞茗有着直接联系。因此我的狱使身份恐怕会遭到剥夺,希望神侯师父能够帮我照顾好家人。”

    张陈说至此处而双膝下跪,“师父的教导之恩无以为报。”

    “你目前的所作所为,为师说实话有些难以理解,如果仅仅是为了一个女人,不免有些儿女情长的感觉。希望这是你深思熟虑后所作出的决定,既然你今天来到为师面前,你家里的事情为师自然会帮忙照顾。”

    “不过若是今后因为某种原因你要与狱使为敌,为师绝不会手下留情。”

    “师父,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有些事情我现在无法与你讲述清楚,若是有可能与狱使为敌并走上不可避免交手的程度,徒儿绝不会伤及任何一个华夏国人。”

    “你走吧,为师今晚从来未见过任何人。”

    神候起身离去,而张陈长跪在书房内一个小时之久后,消失在神侯府内。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