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第十一篇 第一百一十二章 黑暗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佛罗侯爵,屠戮界算是周边相当出名的一个中界域,这位执掌屠戮界大酋长的实力可是相当了得,堪比我们侯爵这个等级。怎么样?要不要打个赌,我们两人谁将其杀死,另一方则支付一座宅邸作为报酬。”

    “布达侯爵,你难不成是有备而来。你知道我的手段专杀这类畜生,还敢与我下这等赌注。”

    站在角斗场建筑观众席上的两位侯爵开始颇有兴趣地对今日的狩猎活动下起赌注,对于主持人由对方杀掉的情况只当作是开场的余兴节目而已。

    “有何不敢,只问佛罗侯爵敢不敢接受?”

    “哼,看我直接取掉此人性命,你在血柒街道的宅邸我要了。”

    这位名为佛罗的侯爵身形健硕,在赌注达成时,手中祭出两柄锯齿长剑首当其冲向着站在角斗场中心的大酋长而去,一旁体型肥硕的布达侯爵跟在后方,司机而行。

    见到两位侯爵同时动手,观众席上大量的男爵与子爵也开始纷纷从观众席上一跃进入决斗内场,逸散着体内疯狂的血腥气息向着猎物所在的位置赶来。

    佛罗侯爵最先抵达刚将主持人吸收的大酋长面前时,还未来得及挥动手中的两柄锯齿长剑时,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异常状况,佛罗的身体在大酋长的凝视下感觉已经再不属于自己。

    出现这种情况的当然不仅仅是佛罗一人。连同后方的布达侯爵以及一拥而上的男爵,子爵都是一样的情况。身体凝滞在原地而难以动弹。

    “哼血界的杂碎。”

    面前身体魁梧的大酋长手中一道血光浮现,右手紧握着枪身全力向前扫动。

    “哗啦啦啦!”

    连同佛罗侯爵在内,一旁的子爵与男爵身体全部由中间断开,倾盆的血雨在决斗场上空降落。古晨感受着从这些尸体内喷发而出的血液所形成的血雨滋养,体内的血液更加暴躁。

    “好,厉害!”

    在一旁观看高层血界成员兴奋的大叫着。因为在他们看来。身体遭撕裂成两半对于自己这个层次来说根本不足以致命。

    可惜下一秒,所有人的面色发生剧变。

    角斗场内数十具上下截断的猎人们并没有愈合的迹象,反而是残躯全部化为鲜血涌入大酋长手中的血染双尖枪,宣告着所有发起攻势者的死亡。

    不过也并非是所有人死亡,之前挑起赌注的布达侯爵的确是留有神秘底牌,断开的身体强行截断与古晨手中双尖枪的联系,上下接壤而愈合。

    “嗯?还有活的?”

    大酋长一步一步踏着鲜血向着正在愈合身体的布达走去,而本是雄壮的身体渐渐便小至一个混血的英俊青年模样,从古晨身上释放而出的威压使得面前的侯爵根本无法动弹。

    直到古晨走至对方面前右手掐住此人脖颈而托起肥胖的身体。一串血色珠链从其口中吐出而落在古晨的手中。

    “你不是屠戮界的大酋长,你是什么人?”布达侯爵艰难地质问着面前的古晨。

    “我是你们血界的清理者,来拿血祖的人头。”

    “狂妄,血祖大”

    对方的话语还未说完。古晨的五指直接陷入其肥硕的脖颈内部将体内的血能抽取一空,身体化为一道干尸掉落在地面上。而古晨同时也是将手中的血色珠链捏碎,吸收掉蕴藏在内部的血能。

    这一下由鲜血公司开展的活动完全炸开了锅,在观众席上没有出手的其它人全部化为鲜血而开始全速逃离此地。

    “想走吗?”

    古晨将红色双尖枪插入地面,一股红色波动扩散开来在整个建筑体周围形成一道血肉蠕动的将逃生出口完全封死,而古晨提着手掌的双尖枪一路沿着观众席杀上去,这些上层人士的鲜血全部化为古晨所有。

    古晨如同一只难以饱腹的饿死鬼。将所有高层人士体内的鲜血一丝不剩全部吸收掉。

    “看来仿若有血海深仇一般,古晨,你与血祖大热交过手,差点被杀掉对吧?”

    现场只有坐在顶端的一位与佩多身份一样的公爵丝毫不紧张,在其看来,古晨不过是一个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家伙而已。

    古晨沿着观众席的楼梯慢慢走上,双眼盯着顶端的公爵老头,不说一句话。

    在古晨杀掉本次活动的所有参加者而来到顶端公爵所坐位置的后侧时,从公爵身体上溢出大量的血水,遍布整个顶层。

    “一点也不纯净的血液,夹杂着腐烂的味道。”

    古晨对于周边的血液一点也不感兴趣,正要先前走动一步时,从遍布顶层的血液中猛然生出大量的鲜血铁链将古晨的全身束缚,而本是坐在位置上的老者在古晨面前的血液中凝聚成型。

    “杀掉你并带回你的尸体,我将能够从血祖手中得到大量的赏金,是我太幸运了吗?”公爵老头面部露出邪恶的笑容,枯槁的右手五指化为尖锐的血爪向着古晨心脏位置。

    “不是你太倒霉了。”

    面前的古晨从发丝间渗透出鲜红的血液,身体力量将鲜红铁链全部震碎。

    此时的古晨双瞳中根本找不到任何人性的一面,四肢将公爵老头压在身下,嘴口直接在对方身体上啃食着,活生生将一位公爵吃掉。

    “身体的力量正在壮大,不过现在还不是对上血祖的时候。血界这个肮脏而罪孽滔天的地方必须由我亲手将其覆灭,结束掉这一切。”

    在零间以西的一片荒土上。

    “使徒印记中有着关于虚空的记载,是一处不属于这个宇宙维度神秘区域。而且也不属于上面的人所管理,是一处万物灭绝,与一切生机背道而驰的毁灭地域。”

    张陈踏在由虚无能量所侵蚀的土地上,这种死寂的感觉让人相当不舒服。

    路过一片小界域时,整个城镇的建筑街道保留着完整的存在,只是在这里的生物不知去向,连同一丝残存的气息没能留下在这里。

    “阿撒托斯的强度恐怕不仅仅如此,如若将大量的虚空通道开启,整个零间恐怕都不会有任何的生灵存在,人间与狱间也会受到威胁。这次爆发的源头我还不得所知,前去黑暗界像王艺芷打听一下情况或许会有收获。”

    张陈以最快的速度前进,尽一切可能进行空间迁移。

    “如果王艺芷她本体是英灵,有些事情恐怕会与我之前预想的不一样。走一步算一步吧”

    张陈花费四天的时间在一段路程采取空间迁移,另一端依靠肉身速度前进的情况下抵达脑海中储存的黑暗界所在位置。

    在靠近这里时,本是白日星光耀眼的天气,渐渐落为黑夜。

    张陈查阅的资料中自然也是有所记载,黑暗界区域内都是没有昼夜概念可言,全年任何时刻都是一片黑夜,内部的基础生命体也是难以脱离这种黑暗的环境而生存。

    “大界域还是有着抵抗虚无能量侵略的手段,只是不知道这里的防备机制如何。”

    在踏上黑暗界领域的第一脚开始,本是还有着一些光影环境顿时间全部沉沦在黑暗之中,张陈的身体都切实感受到黑暗对的侵略感觉。

    不过因为黑暗界内部未受虚无能量逸散的侵蚀,在内部传来的生机感觉让张陈舒服不少。

    张陈面前类似于一道乡间小路,通向黑暗界的内部,道路两旁满是一系列纯黑色的草木,似乎可以在这种环境下通过吸收黑暗能量来供给自身生机。

    “什么人!胆敢踏入我黑暗界的领域。”

    “哦!?这么快就发现我,我才刚踏入一小步啊。”

    张陈目光有些诧异地看着面前的乡间小路远端,一道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坐在架着一辆马车且在手中提着一盏油灯向着张陈靠近过来。

    很快对方抵达张陈面前,从气息看上去不是什么小兵小卒。甚至张陈需要用全力才能感知到在黑色斗篷内充斥着黑暗气息内包裹着一位女性。

    “小姐你好,我是来这里找我的妻朋友。”

    张陈对于自己的话语内容稍微斟酌了一下,将妻子换成朋友。

    “你竟然可以看透我的身份!?你身上有着一种与刑喰类似的味道,真是让人讨厌。现在黑暗界不允许任何外界人士进入,请速速离开。”

    “不知道这件物品小姐是否认识?正是我朋友交给我的,让我拿着这件物品便可以来到黑暗界找寻她。”

    张陈将一柄银质匕首从乾坤袋内拿出,递给对方。

    “这是王艺芷姐姐的贴身匕首!”这一柄匕首正是张陈向王艺芷求婚当天,王艺芷刺向张陈身体的贴身武器,婚后王艺芷将沾有张陈血液的匕首交给自己的丈夫。

    黑色斗篷下显现出一道双眼审视着面前的张陈,斟酌大致两分钟的时间。

    “上车来吧,你运气还真是好。我今日碰巧有事路过这里,若是其它普通的卫兵撞见你,必然认不出这柄匕首。”

    “谢谢。”张陈跨上马车安然入座。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