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第十一篇 第一百七十六章 以一敌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早应该想到这件事情的,三位狱司在狱灵山脉死亡,其中一人属于百人榜的人物必定留有信物,死亡导致信物破碎而使得整个狱间得到死亡信息,开启全城戒备。”

    “不过眼前最麻烦的事情是被狱尉给盯上,这黑肤女性狱尉的能力有些诡异。”

    张陈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狱间荒野方向前行,一场战斗不可避免,只是张陈尽量将战场拖得远离灵城,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波及。

    “这场战斗迅速将狱尉逼退,否则时间一旦拖长,更多的狱尉都将赶来。”

    张陈在移动至一片狱间极其少见的碧绿色湖泊区域时,猛然感觉身后有着一股凉意袭来,身体趋向性地向右侧偏移。

    “噌!”一道透散着幻境感觉的漆黑长剑从张陈原来的位置刺过。

    见张陈如此迅速地躲闪开,用剑者立即改变剑身的轨迹向横扫而来,剑身直逼张陈喉咙。

    张陈的身体完全跟上对方的动作,在这一刻双腿微微弯曲,头颅下移而避开。

    张陈的双眼短暂停留在面前切割而过的暗淡长剑表面,剑身上烙印着aroundight几个字符,透散着相当如同身旁湖泊表面的光泽。

    “嗯!”张陈感觉到威胁立即将双眼紧闭,一个切割的疼痛感从眼皮表层传来。

    张陈以单手撑地,身形后侧迅速与对方拉开极大的距离。眼皮表层被割破如此微小的伤口竟然无法愈合,使得鲜血落入张陈的眼眶之中。

    灵躯强化下的张陈。即便是看似薄弱的眼皮也有极高的硬度,若非闭合,张陈的双眼恐怕因此而遭到割破。

    面前一位穿着盔甲的西方骑士出现在张陈的视野中。

    “好奇特的武器,神器吗?”

    张陈的内心渐渐慎重起来,没想到已经有着两名狱尉盯上自己,所幸的是兰缪似乎近期有些事情而并未存在于灵城之中。

    不一小会。在骑士的身边。灵城中洞察出自己身份的另一名黑肤女性狱尉随着地面上一圈奇特的阵法闪现而浮现出来,盯着兰斯洛特手中剑端的一丝血液。

    “一级狱司张陈,当前给予你最后的警告,立即束手就擒否则将采取强制手段。”

    “态度我在刚才已经表达过了,不知两名狱尉可否告知身份?”

    “小小狱司如此嚣张,曾经的兰缪大人必然是高估你,现在以你杀害三名狱司以及窃取狱使高级机密的罪行将你强行压制,无论生死。”

    “已经开始给我妄加罪名了吗?”张陈窃笑着反问一句。

    这个对自己有所偏见的女人,张陈没有丝毫的好感。

    “来吧。两位狱尉大人。”

    一段对话的时间过去,张陈眼皮被割开的伤势恢复如初。既然自己已经被强制灌以罪名,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一旦被带回灵城。结果必然是被关入狱间十八层。

    张陈向着面前两人招手,示意两人一起攻上来。

    “狂妄的华夏国人。”

    论速度穿着冰冷骑士盔甲的狱尉要快上许多,而黑人狱尉站在原地不动,似乎是某种精神力,魔法或是巫术的使用者,嘴口已经开始念动张陈听不太懂的咒文。

    在张陈双足下的突然已经是长出类似于蚂蚁的巢穴将张陈束缚在原地,且有着牙齿尖锐的虫体开始对张陈的双腿进行啃食。

    “狱尉而已。不在话下”

    这一次骑士手中的长剑正面穿刺而来时,张陈根本不予以闪躲,而是以左手掌强行捏住剑身用蛮力止住对方的动作。

    这一瞬间,骑士头盔下的狱尉露出惊讶的面容。

    束缚着张陈双脚的巢穴立即瓦解,右腿直接扫击在骑士的头部侧面。

    “咔嚓!”

    张陈一脚的力量使得对方头盔强行碎裂开来,内部黑发飘逸的英俊面容显露,男子忍不住一抹鲜血呛出,身形落入一旁的巨大湖泊中溅起大量的水花。

    “剩下只有你这个喜欢给人随意施加罪名的女人了。”

    张陈转眼间来到对方面前,女人立即以双手在面前结成巨大的保护结界,共计六层莲花阻隔在张陈面前。

    “哼!”冷哼一声。

    手中渗人的斩齿大刀祭出,势压强制将结界层层破开,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延迟。在结界后侧的女人做出下一个动作前,牙齿蠕动的刀刃落在黑人女狱尉头颅面前一公分处。

    同一时刻,头盔碎裂的狱尉骑士也是从湖泊边缘爬出。

    “是时候报上你们的名号了吧?”张陈问着。

    “可恶,明明只是一级狱司怎么可能非洲及南亚群岛共和狱使最高统治者,痛苦之神安格尼。”

    女性狱尉盯着面前随时都可以碾碎自己脑袋的斩齿大刀,强忍着内心的不甘而报上名号,凝视着刀刃上牙齿的蠕动,其双鬓不时地渗出汗液。

    “欧洲联合狱使总部第一骑士团总督,骑士之花兰斯洛特。”站在湖泊边缘露出英俊爽朗的笑容。

    “两位都是狱尉中的佼佼者,我张陈一心无意伤害任何狱使,在狱灵山脉的三人也并非被我所杀。还请两位网开一面,让我离开狱间。”

    张陈以强大试图让面前两人做出妥协。

    “即便三人不是你所杀也必然与你相关,背叛狱使,协助十八层罪犯越狱的事情已经证实。今日必将你压入灵城中审讯,我们不可能听取你一个背叛者的一面之词。”

    张陈刀下的女人露出相当骇人的笑容,而站在湖泊边缘的兰斯洛特同样点头,表示自身的观点与女人的言论完全相同。

    “只有对不起了。”

    张陈手中的斩齿大刀落下,将女人的身体撕碎成肉块而吞咽咀嚼。如果对方只有这样的实力,在张陈看来早晚也会在最终的战役中死去。

    只是吞入的血肉在进入喰腹前,于张陈体内既然化为虚无而消失。

    “禁解:痛苦之森。”

    声音在四周的环境回荡着,紧接着无论是湖泊或是土壤全部演化为暗色的树林,树木与地面生满着针刺,张陈皮肤微微触碰都将带给灵魂与极大的疼痛感。

    “第一次见到这种区域影响覆盖类型的禁解。”

    张陈的视野被密密麻麻针刺的树木所遮蔽,意识大范围释放出去竟然无法触及这一处林地的边缘,而在这里面存在着安格尼的魂体,在隐匿的条件下不断对张陈施展咒文。

    “禁解:屠杀的荣耀”

    张陈目光变化而驭动着左右双臂,祭出斩齿与影语两柄神器来防御。

    暗色树林的某一处,一双凶兽般的目光注视着张陈,随后无视痛苦之森的环境向着张陈凶猛进攻而来,手中的骑士长剑与之前一样诡异,明明被张陈所格挡却能够在其它的位置切割出伤势。

    交战期间,暗中释放咒术的非洲狱尉更是让张陈的许多动作受到限制,且张陈每每被击中一刀都将在痛苦之森的加持下使得疼痛感增强百倍,干扰张陈的注意力。

    在不足两分钟的时间内,张陈已经是彻底落入下风,身上的伤势不断增加。

    “一名近战的狂战士,一名暗中释放咒法并利用场景占据优势的咒术师,真是麻烦。”

    倒退数步的张陈准备抬动斩齿大刀去格挡攻击时,身后一道由咒术凝结而成的暗影手臂竟然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拖住张陈的右手臂膀,持着影语的左手已经来不及格挡。

    “正面斩击!糟糕了”

    剑刃嵌入张陈肩膀灵躯1/2的深度,在疼痛感增加百倍的环境下,张陈嘴口溢出一缕血液,忍不住单膝跪地,小腿与手掌都被地面的尖刺所刺入。

    同时有着类似于蜈蚣的咒术虫体从张陈的七孔钻进钻出,相当难受。

    “两名狱尉大人对付我这样一个小小的一级狱司,下手可是相当狠毒啊,竟然不惜身份开启禁解形态,强大的咒术与狂化的近战配合起来实在是天衣无缝。”

    狂化的兰斯洛特根本听不见张陈所言,抽出斩入张陈的长剑,直接性一个向下的斜向斩击试图取下张陈的首级。

    “我可同样是狱使啊禁解:噬者。”

    之前与两名狱尉交手的张陈一直都维持在普通狱使形态。

    “吞念!”

    右耳铃声摇动,铃声波及的范围周围的针刺树木全数被一道道嘴口所咬开,躲在暗影之中的安格尼不由得迅速后退离开耳铃声波及的区域。

    “冥神!”

    左耳铃摇动,本是即将斩落至张陈脖颈位置的长剑却是凝滞不动。

    黑发由根部染白而变得竖立,张陈散发着阴蓝色的双眼微微睁开,头颅扭转,嘴口大张而对准兰斯洛特手中的名为aroundight的长剑。

    “呯呤!”

    金属碎裂的响动,狂化的兰斯洛特面部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自己的兵器竟然被对方一口咬碎。

    剑刃碎片飘散在空中的同时,张陈将左臂搭在兰斯洛体的肩膀位置,“吞!”

    盔甲的碎片在空中飘荡,兰斯洛体的一整条持剑手臂全部消失不见。缺失了手臂与武器,对于张陈而言此人已经不再具备威胁。

    身体周围一阵空间波动,使得张陈立即出现在痛苦之森的另外一处。

    五指手掌捏合着一位灵质化女人的面部,将其从暗色的环境中托离而出并压制在地面上。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