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第十二篇 第七章 庇衅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因为这些在庇衅河工作的人员身体以及思想都连接着整个结界设施,因此张陈之前并没有摄取身体夺取者的大脑记忆,此刻在听闻工作人员的话语时惊讶不已。

    “去你该去的地方巡逻吧,科诺夫斯!若是私自闯入血祖大人的领地,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多谢。”张陈立即转身从当前的位置离开。

    “等一下,科诺夫斯!我记得你今天应该是被安排在外层巡逻,怎么会深入到这里来?”

    在张陈正要离开时,再度被这位工作人员叫住。

    “哦?是这样吗?看来昨天真是喝高,今日脑袋还有些没清醒。”

    张陈控制着这位科诺夫斯的身体回答着对方的问题,既然当前血祖在庇衅河中,张陈则需要通知古晨前来将血祖引离,而非自己惊动血祖。

    “科诺夫斯你今天有点奇怪我叫什么名字?立刻回答我!”

    张陈转头看向一眼金发的工作人员并没有找寻到其身上挂着任何的姓名号牌,自然无法说出对方的名字而使得双方陷入僵持。

    正在对方体内的血能激荡时,一阵雄厚的声音从两人身侧的通道传来:“科诺夫斯,马尔科!你们两人在干什么,五号技术台发生设备故障,你们还不过去帮忙。”

    张陈侧向的视线中一位穿着红色缎袍,体型高大足足两米。

    “公爵层次的人物”

    张陈感受着对方体内的雄厚血能并通过其胸口的牌号获知名字,当即有礼地鞠躬着:“是的,阿米吉大人。”

    一旁对科诺夫斯持有怀疑态度的马尔科也不敢再说什么,立即向着五号技术台所在的方向小跑而去。

    让而正在张陈控制着科诺夫斯的身体从这名公爵身旁经过时,对方忽然一掌从科诺夫斯的头顶落下,脆弱的躯体在强大的力量下直接被碾压成一滩肉饼。

    “阿米吉大人!”一旁的马尔科还只是怀疑张陈的身份。没想到公爵竟然直接动手。

    “你去五号技术台帮忙,这里没有你的事情。”

    “是的,大人!”

    随着马尔科的离开。阿米吉视线中的一滩肉饼,很快由内部分离出一滴与众不同的鲜血而塑造成张陈本体的模样。

    一米八五的张陈在身高两米的阿米吉面前。只是刚好抵达对方的下巴位置。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身份已经暴露张陈也不着急动手,而是有些奇怪对方的侦查手段,毕竟在张陈看来自己根本没有任何遗失的地方。

    “没有发现你的存在,只是科诺夫斯今日不应该出现在内层区域。”

    “只是因为一位工作人员出现在不属于自己巡逻的地区则直接将其杀死吗?”

    “当前身处于庇衅河内的血祖大人容不得任何人打搅,外来者你潜伏于此已经是死路一条。告诉我,你潜伏接近庇衅河到底有何目的?”

    “来洗个澡,这个理由行吗?”张陈微笑着回答对方。

    “等我将你杀死,再从你的大脑中夺取记忆吧。”

    猛然间。看似块头巨大的阿米吉却是有着极快的速度,一道血影闪动至张陈的面前。打算直接使用双臂将张陈的身体撕碎而吸收。

    “怎么”

    血界中达到公爵层次的阿米吉在靠近张陈身体的瞬间,忽然被对方的手掌按住头颅,张陈的出手动作阿米吉根本无法看清。

    而且在张陈的手掌落在阿米吉的眉心时,后者身体竟然无法动弹半分。

    层面,灵魂层面以及意识层面,张陈都给予着阿米吉无穷无尽的压力,这种感觉比在血祖面前还要强烈。

    双腿颤动,阿米吉控制不住而直接跪倒在张陈的面前,公爵的颜面丝毫无存。

    “你的地位看来很高。接下来有几个问题我想要了解。”

    张陈封锁着此人的全身每一处角落,使得其根本无法与外界有任何的联系。

    “血祖在庇衅河内做什么?”

    张陈的问题中夹杂着自身的强大威压,直接是使得跪在自己面前的公爵七窍流血。

    “哼!外来者。你认为我阿米吉会向你透露有关于血祖的消息吗?你尽情杀掉我吧,我的与血祖保持着联系。我的死亡将会使得你遭受血祖大人的注视,无尽的鲜血将会吞没你的,而使得血祖大人更加强大。”

    “好固执的人来,看看这里。”

    张陈反向伸出手指,指向自己的嘴口位置。随着阿米吉的注视,张陈体肤渐渐白化,体内一股压制一切的鬼气逸散而出让面前阿米吉不由得发自灵魂而颤抖,头发染白的张陈将口中的舌头吐出。

    在舌苔的表层上面烙印着八的数字。比当前第九的血祖多上一位。

    “你你是第八使徒噬狩!”

    阿米吉在得知张陈的身份后,全身颤抖不已。血祖原本的第八被占据。代表着新任的第八使徒在任何方面都凌驾于血祖之上,而这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将你这只蝼蚁杀掉。引来血祖本人又怎么样?现在可以告诉我血祖为何在庇衅河内吗?”

    “尊敬的第八使徒大人,我们血界历代血祖继承的仪式在当代传承时发生问题,导致上任血祖的本体逃离,导致仪式进行一半被迫中止。”

    “血祖大人在前些年才得以将逃离的原血祖吸收,得以完全体状态,不过因为常年身体缺损缘故,每日需要八个小时在庇衅河中吸取血能恢复躯体。几年的时间下来近乎完全恢复,不过血祖大人当前已经养成习惯,每日都会在庇衅河中浸泡休养一段时间。”

    在知道张陈的真实身份,这位公爵心中的底线全部瓦解而告知事实。

    “哦!原来如此吗?我在到来这里的路途中发现沿途的普通居民村庄全部荒废,一片死寂的模样,不知是怎么回事?”张陈继续问着。

    “庇衅河的血能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无穷无尽,在血界万年的历史中因为供给大量生物生活而消耗掉大量的血能。当前血祖大人身体的恢复需要大量的血能,因此将一些无用的平民全部在庇衅河中献祭鲜血,以增加血能的总含量。”

    “血祖大人担负着血界生死存亡的重要责任,为庇衅河献出这些平民的生命是相当有意义的。”阿米吉的言谈中饱含着对于血祖疯狂的拥护情感。

    “哦。”

    张陈没有发表任何的感慨而是看了看手表的时间,“算了,直接与血祖见上一面吧,告诉古晨正在猩红之都中等着她。正好当面评估一下当前血祖的强度到底如何。”

    “你,将最后一道门帮我打开,我需要与血祖见上一面。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抗拒,我会杀了你,随后强行破开结界与血祖见面。”

    “我明白了!”

    随着张陈的手掌移开,阿米吉立即起身向着最后的通道门口走去,通过自己的瞳孔虹膜识别认证而将通向庇衅河的封印设施开启,内部当即溢出大量的血腥味。

    这种血腥味道张陈极为熟悉。

    每一次通过血胎再生躯体时所供给的血液正是与当前飘散的血液味道一模一样。

    不同于普通的血液,庇衅河内的鲜血如同清水般透彻,没有任何的粘性。但其实在的血能却丝毫不比血液差多少,即便表面时鲜红色也可透彻看到水下的情形。

    张陈将双足踏入庇衅河中时,储存在喰腹世界中的喰腹立即产生共鸣感。

    “这河水好舒服,长期浸泡在其中对于身体也是有很大的帮助。”

    当前可不是在河水中恢复血胎的时候,一股强大的血能从河流的极远处,通过河水为介质传达至张陈的身体。

    “果然,比曾经要强大不少。想必在我踏入庇衅河中时,血祖本人已经知道我的到来。”

    赤脚走在河岸边快速向着庇衅河的东边深入。

    大致五十公里远处,一道河水中的窈窕身影映在张陈的眼中,的上半身恰巧背对着张陈,细腻白皙的后背给予他人无尽的遐想。

    “血祖,好久不见。”

    张陈站在岸边轻声问候着湖泊中央的女人。

    “强大的气息,没想到竟然是你。这才多久不见,当前的你竟然踩在我的头上,真是让人难堪啊。曾经还对你抱有种种企图的我,现在也不敢再有这样的想法了,哈哈。”

    血祖的声音相比于数年前,更多出几分妩媚掺杂在其中。在与张陈对话的过程中,毫无顾忌地转过身来,一丝不挂将秀色可餐的躯体展现于张陈面前。

    两位使徒间的对话,张陈的目光并没有刻意回避。

    “找来我庇衅河内,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第八使徒”

    血祖将最后几个字着重发音,蕴含着别样的意味。

    “只是过来告诉你,古晨他跟着我一同到来的。此刻正在猩红之都中搜寻你的踪迹,我认为血祖你应该对古晨他很感兴趣吧?”

    “古晨?这家伙还没死?”此刻的血祖微微眯合着双眼。

    在庇衅河内休息的血祖全身放松而根本没有将意识连接整个血界,当前集中精神时,立即确定了张陈言论的真实性。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