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第六篇 第三章 奇怪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穆结!”

    梁学大叫一声,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将房间里里外外找了一圈都没有任何关于穆结的信息。然而,从隔壁传来的刮割声却是惹得梁学心神不宁思绪凝乱,急忙将散落在床上的衣物套在身上,然而当提起自己外套时,梁学的眼中映出了那散落在床上的草娃娃。

    “这东西!”梁学一把将草娃娃抓在手中,手指捏住娃娃头部构成眼睛的两枚黑头针,慢慢从内部,没想到针头竟然染着某种透明质液体。

    因为自己妻子的失踪,梁学并没有感到恐惧,而是将草娃娃内部翻开,只见其中放着一颗近乎干瘪的眼球将梁学吓得手颤抖将其扔了出去,同时心里断定了对面的老人一定是个变态杀人狂。

    “不好,难道他将穆结”梁学双眼近乎充血,在房间内翻找着能够作为攻击用的利器。最后将浴室的钢架拆卸下来,将一根有些尖锐的不锈钢短杆插在自己后背用外套遮挡住。

    “门没有强行打开的迹象,难不成的穆结自己出去的?这老家伙肯定是什么巫术师,今天下午在甲板上时,引我离开之后,借机接近穆结,然后对穆结下了某种巫术。”

    回荡在梁学大脑中的恐怖声音加上妻子的消失使得其根本不能够冷静下来思考问题。

    大脑发热的梁学,直接用自己略微瘦弱的身躯撞击老者的房门。豪华游轮之上的贵宾间,安保措施可是一流的,房门可不是什么劣质产品。就算换一个大力士来也不一定能够撼动。

    几经周折,房门没有丝毫要被打开的迹象。

    梁学没有气急败坏,立即想到了能够开门的安保人员,揣着大气向着安保室而去。然而回应他的话语却只有一句,“怎么又是你,上午的事情还没闹够吗?”

    无奈梁学如何哀求,这位安保人员都不再搭理。甚至还警告他若是继续这样,将会被关进船舱的拘留室。

    梁学的脑中浮现出的是一幅幅自己妻子被工具肢解的画面。看着坐在安保室里的男子,竟然将右手放在了腰间,想要拿出铁杆拿出,杀死安保人员随后抢夺磁卡。

    就在这个时候。梁学所在的走廊上的白炽灯开始因为电压不稳而闪烁起来,握在钢管上右手臂忽然一股极度冰凉的感觉袭来,像是一只没有温度手抓住一般。

    梁学浑身一个寒颤,同时在余光处似乎有一个人影。转过头的瞬间,自己右臂冰冷感消失,然而在第二层走廊的尽头通向中式餐厅的转角处,有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子,苍白的赤脚在冰冷的地板上行走,刚好在梁学目光扫过时走入转角。

    但是那一抹微微烫卷的齐肩黑发。梁学自然认得是自己的妻子。

    “阿结!”梁学大叫一声,但是却不见走廊尽头有任何回应传来。焦急之下,梁学快步向着通道尽头跑去。而坐在安保室里的工作人员奇怪的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电脑监控,摄像头里在转角处之后根本就没有什么人。

    那安保人员不禁嘀咕了一句:“果然脑袋有问题。”

    凌晨时分,各个餐馆区域都处于关闭状态。然而当梁学走过转角,通向中式餐厅的过道门却是微微地打开一道缝隙,漆黑的餐厅里唯独一丝丝月光透射的地方略微可见。

    梁学此时心急如焚,一步踏进餐厅。因为餐厅内暖气关闭的原因,一股寒气袭来。而月光投射之下。梁学看到自己的妻子正光着脚向走出餐厅另一侧,向着船身甲板走去。

    “阿洁,阿洁!”梁学不停地奔跑,不停地呼喊着自己妻子得名字。

    然而走到甲板一处的白衣女子突然停住脚步像是听见了梁学的呼喊一般,缓缓地转动身子,若是仔细观察的话,能够发现这女子的双脚根本没有任何动作,而身体却是在诡异的转动。

    梁学奔跑至出口时,眼看甲板上的女子就要转过头。谁知道慌忙奔跑的腿脚拌在一张木椅上,整个人一下栽倒在地。疼痛没有阻止梁学从地上站起来,然而当自己抬起头看向甲板时,刚才那一位正在转身的白衣女子已然消失不见。

    梁学来到女子最后所驻足的位置时猛然地意识到,这个位置正是妻子下午在自己离开时所处的位置,也是在这里妻子与那位老者有所接触。

    “穆结!”梁学站在空旷的船头大声呼喊妻子的名字,可是回应他的只有海水被游轮划开的响声。

    当梁学看向自己的右手臂时,自己之前被冰冷手臂说抓住的右臂位置,出现了五道紫色的手指痕迹,指痕的大小看来应该就是自己妻子错不了。

    甲板船头寒风凛冽,将梁学凌乱的思绪慢慢抚平了下来。

    “难道难道,穆结她已经死了吗?”现在细细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根本就不符合常理。白炽灯的闪烁,光着脚穿着白衣的女子,餐厅门的打开以及自始至终无法看见的女子面容。

    梁学是一个对感情很专一的人,对于穆结,他是全心全意都在对方身上。然而如今两人连理刚满一个月,竟然在度蜜月的时光中获知妻子死去的消息,此时带给梁学感受只有两个字复仇。

    “一个老人而已,就算我不杀你。都要将你的犯罪证据全部找出来。”

    咬牙切齿的梁学准备找办法进入老人的房间,收集相关线索。然而他却忘了自己为什么会被妻子的鬼魂引到甲板的事情。

    当自己从漆黑阴暗的中式餐厅返回时,却发现之前还开着的通道门此时已经紧紧关上,或许这道门从来就没有打开过。

    然而在阻挡了自己返回房间的情况下,梁学脑中第一个浮现的图像便是下午老人身后跟着一个男青年走进船身右侧过道的画面、梁学立即转身向着右侧过道走去,然而在甲板过道中部位置发现了一个仅供一个人通过向下楼道。

    “从这里下去的话,应该刚好是贵宾间的窗外。今天下午我没有眼花,老人一定是将那位男青年从这里带下来,从打开的窗口返回自己房间,然而给予穆结她草娃娃的一定是另外一个老人。”

    “难怪他将帽子压得如此低,是不想让他人看见他的面容,其实从一开始就有两位老人吧?两个变态杀人狂吗?”

    梁学心里有了盘算之后,将老人拥有超凡能力的情况转变成了两位老人共同作案的情况。

    然而当自己从这楼道下去之后,这里的贵宾间全都一个个窗户紧闭。梁学在脑袋中构想着贵宾间的分布于格局,很快确定了老人所在房间的位置,然而房间的窗户上还隐隐有着微黄的烛光映射出,不过之前得刮割声已然消失不见。

    “就是这里!”

    梁学十分缓慢地向着移动至窗边,将手轻轻地搭在窗户上。

    “竟然没锁?”梁学有些兴奋,本来是打算用身后的铁杆将窗户打碎进去,现在看来事情似乎进行的格外顺利。贵宾间的各项设施都是极好的,玻璃窗户滑动起来没有丝毫阻力,而且也没有任何声音。

    梁学从小到大都是尊规守纪的人,此时还是不免有些紧张。缓慢将头移至窗边,看向房间内部时,竟然发现烛光微微照亮的漆黑房间中,一个人影也没有。但是对于梁学来说却是收集线索的大好时机。

    为了防止老人随时返回寝室,在自己爬入房间时,再次将腰间的铁管拿出。然而与上次一样,一只冰冷的手将梁学抓住。转过头时,冰冷感消失,而身后只是漆黑的海平面。

    “噗通!”梁学跳进房间,镜子旁边摆放着的两只蜡烛,让梁学看着镜中的自己感觉十分诡异。

    时间紧迫的梁学开始快速地搜索着房间内的线索。不过让梁学感到奇怪的是,房间之中竟然没有任何血腥味,理论上进行了那种事情之后,就算毁尸灭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空气中的血腥不可能消散。

    “吱!”衣柜门打开,里面放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

    “肯定是将尸体放在箱子里面了。”

    梁学将行李箱拿出,手忙脚乱地将行李箱打开后却发现箱子里面存放的全是一些冬季衣物以及生活用品,根本没有梁学所想的尸体,甚至没有任何作案工具。

    接下来的时间里,梁学将老人的房间翻了一个底朝天,然而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可能,不可能!”刚才那个声音明明如此清晰。

    坐在床沿的梁学抬起头看着放着两盏蜡烛的镜子时,镜中映出的自己显得有些生疏。

    感到奇怪的梁学站起身靠近镜子,细细观察时,突然被镜中的自己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的那双眼睛竟然渐渐地变成了琥珀色,而且中间得黑色瞳孔更是缩小成一个点。梁学的双脚情不自禁的颤动起来,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关节内隐隐作痛,十年前,梁学在一次车祸中将双脚膝关节神经组织以及骨骼完全损坏,以至于用机械替代,以至于有时候神经连接出问题时,走路会十分困难,双脚会颤抖不已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