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第九篇 第一百四十章 石中仙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七十八只魇,偏偏在张陈的选择中出现这个家伙。希望我这徒儿必须看出些许端倪而做出明智正确得选择,那扇石门绝对不能被选中。”

    观景台普通区域内,神候独自审视着张陈所在钟塔空间,而当看到出现在张陈面前的三个选择的时候,神候不由心中大惊。

    神候屏息凝神,静候着张陈的选择。

    “糟糕了!”看向张陈向着石门走去,神候手心不由捏住一把汗水。

    在自己看来,张陈如若对位其它门内的魇,应该有着六,七成的几率以如此限制性的躯壳获胜。但是石门后面的家伙,却使得神候不知道张陈获胜的几率还有多少。

    “哦?这是你们从石界抓来的这个老魔头吗?”

    声音直接出现在神候的脑海中,而占据妖僧的青鬼缓缓坐在神候的身旁。

    “你见过?”神候明了青鬼的身份,因此对话的方式只有两人之间能够互相听到。

    “石界算是零间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小地方,不过这个老魔头倒是挺有名气。当是,这家伙不巧在我们五人所列出的名单上面,当时由实力最弱的我负责。不巧被这老魔头给逃掉,身体素质很强加上一些宝物倒是挺难对付。”

    青鬼也是注视着张陈,直至其走入石门内部。

    “真是巧合吗?两百年前,此人由我带领小队在零间对其进行抓捕。期间死亡狱司三十余人,最终由我将其带回并关押在悬空城中。虽然魇在人间受到一定程度的压制,不过想要以二级狱目的身体来队伍,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神候上次亲自负责在零间剿灭这个老家伙。深知对面极度难缠。

    “你觉得张陈这会输吗?”青鬼问道。

    “如若将我投身于这种躯壳之上,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杀掉这只石中仙。要是我这徒弟还停留在一年前,恐怕没有任何胜算。不过这一年过去,我对他的了解还不是很全面。应该有三成把握能够获胜,你怎么看?”

    “这小子总是给人带来惊喜不是吗?”青鬼并未给出明确的答案。

    秃顶穿着布衣而赤脚的老人向着石屋深处走动。

    而张陈跟在对方身后。无论使用血能,精神力都没办法探知对方身体内的本质是什么。从散发出而气息以及老人的步伐身姿看来,不过是一位十分普通的老头而已。

    “要去什么地方?”张陈有些心生疑虑的问着。

    虽然面前这位老人看上去并未有什么异常表现出,但张陈却是能够隐隐感觉到对方体内隐藏极深的恶意以及让张陈不安的感觉。

    “老夫的一个收藏间,你也知道,人啊。到了一定年纪都喜欢将自己的一些小收藏拿出来与别人分享一下。”

    老人说着便推开面前石壁的暗格,一道更为宽广的空间显现而出,在里面张陈感觉到足以让人魂不守舍的怨念以及想要解脱的喊叫声。

    随着老人的手指打响,石壁四周一根根火把点亮而起。

    数千平米的房间里满是一个个大小只有五立方米的石笼,石笼没有任何的开口。全方位密闭,连同可以呼吸的小孔都不存在。而内部囚禁的全部都是不知从何而来的鬼物,甚至张陈感觉到有些笼子内存在着微弱的魇气,不过已经虚弱至极。

    “来吧,欣赏老夫生平的杰作!所有的生物都是老夫亲手抓来的,将他们一个个关入这特制的石牢中。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没有时间概念,没人说话。没办法了解外界的一切,没有奢求,没有希望。唯有等到死亡一条路径,这种感觉很好不是吗?”

    “最后经过百年,千年,他们的灵魂都随着意识的磨灭而消失,化为原始的能量由石牢所吸收。这种原始的能量可是能够不断供给我身体能量,然后让我终有一天能够从这个地方逃离出去。”

    老人的变.态心里一点点彰显而出。

    “你所谓的奖励呢?”张陈反问对方。

    “哦!你不说我还有些忘了。奖励嘿嘿,让你体验一下这种绝望的感觉。然后成为老夫身体的一部分吧?”

    “果真说话不算话吗?”

    张陈站在原地不动,在而在自己身边的土地下方。四方形的石牢渐渐升起。

    老人看见站在原地不动的张陈感觉有些奇怪,因为石牢尚未形成前,张陈完全有机会挣扎与逃脱。然而,在石牢闭合的时候,张陈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太正常的微笑。

    “这家伙难不成是疯子不成?”

    老人活过千年,落在其手中的生不如死的家伙没有一个人表现如同张陈这般平静。因此老人心中产生些许疑虑,特地走上前将右手放在关押张陈的石牢表面,在确定张陈整个人身处于内部后才彻底放心。

    “哼,慢慢去体验这种绝望感,化为供给我身体吸收的石源质吧”

    老人离开自己的收藏间沿着原路返回,正要将张陈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时,面前的场景让其整个人不由停下脚步。

    在两侧有着溪流的房间中心石桌旁边,张陈正端坐在石椅上,看着面前的石制棋盘。

    “哈哈,有意思!年轻人,是老夫低估你了!看你的样子似乎真的有把握足以杀掉老夫,而你身体内的气息同样让我十分的感兴趣,既然如此老夫便给你一个杀掉我的机会。”

    对于面前张陈的出现,老人伸出双手将石桌棋盘上的所有棋子通通扫去,任凭石制象棋落入脸庞的小河道之中。

    张陈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一旦老人有对着自己出手的意思,张陈自然会全力以赴。

    “石中界,开!”

    老人有些干枯的右臂垂直而下,按压在石制棋盘的中心位置。

    本是不足两百平米的房间在棋盘的拓展下迅速延伸,张陈自己脚下已经变化成棋盘的小方格,而周围的整个空间已经完全化为长一千米,宽一千米石制棋盘,空间完全封锁。

    “来吧,我石中仙看得出你心中似乎有所顾忌而故意限制着自己身体内的能力,所以老夫我特意张开此独立界域与你交手。外界是无法洞悉这里面的一切,老夫亦即是厌烦了在那些家伙时时刻刻的监视之下。”

    “这里与外界相隔绝?”张陈问出一句。

    张陈几乎是可以猜测到钟楼的制作人绝对是空间能力的超强者邬老。

    而另外两位狱尉的徒弟都在此次比赛中,想必华夏国的三位狱尉都在看着这场比赛。所以张陈的有些能力在自己看来还不能够暴露出来,至少现在还不能让这些狱尉知道。

    “既然事情已经抵达这种地步,老夫倒是也不害怕与年轻人分享一下我的秘密,毕竟接下来不是你死便是我死,所有的信息都不会传过去。为了让你与老夫好好玩一玩,便与你分享分享。”

    老人站在巨大棋盘的另一端,而似乎并不知道面前的张陈仅仅是躯壳进入其中。

    “是的,老夫石中仙,乃零间石界的强者。落入你们狱使之手便一直被囚禁于今,不过老夫并非其它那些庸俗的家伙,而有着自己底牌与手段。正如你所见到刚才我在储物间收纳的东西,你觉得你们狱使会让我将这种东西带出来吗?这些都是我从石中界带出来的,而这里正是石中界的一处地方。”

    “来吧,我一个人呆在这个地方也算是有两百余年了,今天便陪你好好玩玩吧。接下来,让你看看老夫浑然天成的本体”

    在张陈面前,老人的皮肤如同脆弱的纸张散落而掉在地上,皮肤之下的身躯完全由纯净的石源所构成,看上去似乎是老人年轻时的模样,而内部浓厚至极,超过酒吞童子的魇气带给张陈极大的危险感觉。

    “这些石源质都是最为根本的灵魂融入石头所形成,现在我的石源身躯还仅仅是一个半成品。等到储物间内所有的灵魂统统化为石源质的时候,这个地方是困不住我的。”

    石中仙话语刚落,一脚已经重重地踢在张陈腹部。

    速度力量远远超过张陈这具躯体的极限,要想跟上这种速度即便是张陈的本体在未初解的情况下都达不到,更别说是这一具假身了。

    可是这一脚本应该使得张陈全身因剧烈冲击而爆开,实际上却是什么都没有踢中。

    “你参悟了虚无的大道吗?”石中仙转过头看向原来自己所站的位置上,现在变为了张陈站在那里,心中对张陈的能力有所猜测。

    不过张陈倒是没有回答什么,看着面前的石中仙,双眼微微闭上,灵魂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被引动。

    远在悬空城科研中心区室内部参加着筛选赛考核309人中,张陈九人所在的房间内,肉眼可见空气中的颗粒开始因为某种脉动而悬浮,房间里的设备开始出现轻微的蠕动现象。

    端坐在位置上而意识存在与钟塔之内的张陈本体,双眼陡然睁开。

    本是棕褐色的双瞳已然化为纯白色。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