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第二百九十四章 小山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眨眼间两人已经交换了十几刀,小山茜也向后退出了五步,虽然小山茜依旧面无惧色,然而千代眼中的担忧之色却越来越强烈,她求助似的望向周围的人,不过绝大多数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就算有心相助也无能为力,于是她的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张恒这个浪人的身上。

    然而张恒却是无动于衷。

    张恒能看得出最多还有十招,山田就要败了,因为久攻不下,他已经变得越来越急躁,可能是觉得这么久都拿不下一个女流实在有失体面,然而使快刀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心焦气躁,他的出手动作已经有了变形的迹象,用游戏中的术语来解释,他的apm每分钟操作次数虽然在提升,然而eapm每分钟有效操作次数却不升反降。

    张恒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再多管闲事,所以他无视了千代那求助的眼神,只是站在原地看住松尾和高桥二人。

    实际上虽然小山茜和山田的刀法都不如他,然而两人之战的交战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虽然日本的刀术出现的时间比较晚,太刀也受到唐刀不少启发但实际上两者工艺不同,唐刀采用高温除碳技术,在锻造末期再渗碳,日本缺高品质的煤,只能低温冶炼,但是蛋疼的是唐刀锻造技术失传了,宋明两代刀的质量反而下降了,而且唐刀偏厚重,太刀更细长,当然这都是后话。

    说回刀法,其实在春秋战国的时候种花家的读书人也是要习武的,所谓君子六艺中就有御和射,大家伙周游天下的时候道理讲不通就讲拳头,只是后来为了方便各朝各代统治,儒士只剩下了儒没有了士,君子六艺变成了君子动口不动手,反观日本这边,因为武士文化盛行,武士作为统治阶层的一部分,民间习武的积极性一直很高,也愿意花功夫磨练刀法,所以废刀令之前全国各地有不少的道场,各种刀法流派也是百花齐放。

    这些流派各有特色,或者说自己的道,这些道未必都对,不过对于张恒的确是很新鲜的东西,参考价值目前还不好评估,不过张恒现在已经生出了一观各流派刀法的念头。

    绯红之剑曾说过,每轮的副本是根据玩家的特点生成的。

    因此张恒进入幕末京都的副本显然也是有原因的,他现在看山田和小山茜交手能感觉有所收获,虽然只是一点点收获,但是对于很久已经没有提升方向的他来说即便是一点收获也是弥足珍贵的,而现在的京都风云际会,各方高手齐聚,也间接的为他提供了更多提升的机会。

    张恒正在思考该从哪里来入手,另一边山田和小山茜却是已经分出了胜负。

    小山茜趁着山田一波抢攻,最后一刀刺空招式用老来不及收回的时候,终于一改之前的守势,一刀劈在了山田持刀的手上,后者吃痛下只能松开了手中的太刀。

    小山茜没有追击,开口道,“你败了。”

    “你在胡说什么鬼话,我怎么可能会败!”山田恼羞成怒,他虽然失去了太刀,但是腰间还有一把胁差,除了那些修炼二刀流的家伙,江户时代的武士一般只有在失去了主战的太刀或是打刀后才会使用备用的胁差。

    而山田现在就准备抽出腰间的胁差和小山茜再战,他这一战败的有些窝囊,明明对面的实力不如他,然而他因为醉酒愣是被人打掉了武器,偏偏之前的时候他还把这一战上升到了事关长州藩武士荣誉的高度,这么一来他就非胜不可了。

    但是小山茜已经收起了木刀,摇头道,“不打了,我本来就只是为了救人,你要是真想比试,可以去道场找我,我随时奉陪。”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而且现在你拿着兵器,我只有一把木刀,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山田差点没被她这最后一句话给活活气晕过去,对面那个可恶的女人竟然还有脸谈公平,如果不是他今晚喝多了,就是三个,不,两个小山茜也被他给砍翻在地了。

    山田只觉得一股热流涌上脑袋,差点被气出脑溢血来,两个鼻孔呼哧呼哧的冒着热气,不过下一刻他的胳膊被人给架住了,是松尾和高桥两人,看到山田失了兵器,终于敢上前劝住他了。

    “今天我朋友喝醉了,这一战不能算数,我们改日必到阁下的道场再领教高招。”松尾一边嚷嚷道,放下狠话,之后三人赶在巡逻的人到来前开溜了。

    小山茜闻言也没有阻拦,只是弯腰捡起了之前放在地上的鲔鱼,之后走到了千代和她的朋友面前,问道,“你们没事吧?”

    两个小姑娘摇了摇头,在向小山茜道谢后两人又弯下身子去捡那些掉在地上的烤鳗鱼串,他们都是渔民和手艺人家的孩子,从小就学会了勤俭持家,这些鳗鱼串虽然掉在地上卖不出去了,但是洗一洗还是可以自己吃的。

    张恒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小山茜好像往他这里望了一眼,之后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从里面摸出了大概十五文钱,递给了面前两个小姑娘,歉然道,“我今天出门比较匆忙,只带了这些钱,不过多少也弥补一下你们的损失吧。”

    千代和她的同伴却没有接过这些钱,她们能从山田的刀下活命全赖小山茜这个救命恩人,正发愁不知道该怎么报答眼前的恩人,怎么也不可能再去拿对方的钱。

    再然后小山茜又看了张恒一样,这一次后者可以肯定了这位来自小山道场的女刀客的确是在看他,随后张恒又听见小山茜嘀咕了一句,“人家因为你险些送命,你看着不管也就算了,连钱也不愿意给点吗。”

    小山茜说话的声音不大,恰好能让张恒听到,但同时又不让后者听的太清楚,等张恒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后,小山茜已经摸了摸两个小姑娘的头转身离开了。

    张恒哑然,不过彼时的两人都不知道这并不是他们间的最后一次见面,实际上之后过了没多久,两人就又遇到了。k180817s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