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言情 -> 无双庶子

第五百一十九章 鬼话连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李信这个人,是个很识时务的人,该认怂的时候他也会低头认怂。

    所以他嚣张的时候,就自然有他嚣张的道理。

    这会儿,平南军有小半被叶鸣所部看在剑阁,又有一部分分散在西南各个城池驻守,南蜀遗民那边,也还有近万平南军在看着,整个庞大的平南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被“肢解”了,此时李慎所能动用的兵力,最多也就是七八万人。

    但是即便是这七八万人,他也要留下一半甚至是一大半看守锦城,能够带来涪县的,不会超过四万人。

    李信也有四万人。

    兵力对等的情况下,攻城方想要赢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且李信的底气在于,这一次他们的粮草还算充沛,再加上又拿下了一个县城,最起码半年是耗的起的,可是平南军却已经耗不起半年了。

    就算不加上那些南蜀遗民,李慎也已经拿李信没了办法。

    李慎沉默了很久,最后抬头看了面前这个长相与自己有六七分相像的少年人一眼,最终缓缓的说道:“你有多少人?”

    最开始的时候,李慎认为如果要翻越摩天岭,就不可能有太多人,他给出的估算是一万人。

    但是当他看到涪县失落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自己估算错了。

    一万人不可能在三四天的时间里,就拿下涪城。

    李信笑意盎然。

    “大将军不妨猜一猜?”

    李慎看了一眼李信身后的涪城战场,此时仍然有人在战场上掩埋尸体,清理战场,这是打仗之后必须要做的动作,并不是为了什么人道主义,而是为了防止瘟疫。

    “两万?”

    李信含笑摇头。

    “不对。”

    李慎没有再猜下去了。

    因为再猜下去没有意义。

    涪城里的守军只要超过两万人,短时间内平南军就没有办法再拿回涪城了,这一点不管是李慎,还是李信,心里都非常清楚。

    这位在朝堂纵横了几十年的大将军,第一次在心里产生了无力感。

    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怎么把李信放在心上,那个时候李信在他眼里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小麻烦,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麻烦越来越大,每一次都脱出了李慎的估计。

    知道现在,李信已经成为了一个让他感到无力的大麻烦。

    见到李慎这么一副表情,靖安侯爷笑得更开心了。

    “不瞒大将军说,这两个月时间我过的很是艰难,阴平古道这种路,根本就不是人走的地方。”

    “沿路有蚊虫野兽不说,为了隐蔽,还没有办法大规模的生火造饭,整整两个字的时间,我们大部分都是吃干粮过来的。”

    “两个月时间,我连澡都没有洗过。”

    说着,李信深处了自己的右手手掌,露出了手掌上一道长长的疤痕。

    “看到了没有,这个是我从摩天岭上爬下来的时候割伤的。”

    “那个时候,我几乎要放弃从摩天岭爬过来了。”

    摩天岭,是一个很艰难的坎,不仅仅是李信在那里受了伤,他麾下的将士们过摩天岭的时候,最少有六七百个失足摔死在了那里。

    说到这里,李信话锋一转,看着李慎冷然的面孔,露出了一个笑容。

    “但是,看到大将军你现在的这副表情,我突然觉得这两个月吃的苦都值了。”

    “我知道你恨我。”

    李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开口。

    “先前的时候我也跟你说过,如果你愿意接过我的位置,我可以欣然赴死。”

    说到这里,李慎抬头看了李信一眼。

    “这句话现在一样有用。”

    “你真以为现在还是你与我之间的私怨?”

    靖安侯冷笑不止。

    “从一开始,就不止是我一个人在跟你问平南侯府作对,是朝廷本就容不下你们,我只是借着朝廷的势头而已,否则凭借我这么一个永州祁阳的一个穷小子,如何扳得动平南侯府这种庞然大物?”

    “到现在,你的西南已经危如累卵。”

    李信冷笑道:“到了这个地步,不是我想要如何就能如何,事到如今,我从这个局里跳脱出去,你李慎又能支撑几年时间?”

    “你珍若性命的平南侯府,又能支撑几年时间?”

    这一次,李慎沉默的更久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后,他才抬头看向李信,缓缓的说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靖安侯面色平静。

    “但是后来,想要跟你李大将军要一个说法。”

    “我娘临死之前,没有跟外人说过半句关于你的事情,后来我去京城,也没有了什么给你当儿子的想法,然后我去问你为什么不去寻我娘,李大将军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吗?”

    说到这里,李信语气里就有一些怒火了。

    “你当时说你忘了!”

    他冷笑不止:“如今,我想问一句李大将军,李大将军有没有记起来,有没有想起来这段往事?”

    “说到底,你还说纠结于这一点私怨。”

    李慎面色平静。

    “我说过,你只要愿意认回来,我可以把平南军交给你,然后去你娘坟前自尽谢罪。”

    李信仍旧面带冷笑。

    “这会儿大将军不说让我死在涪城的大话了?”

    对于李慎的性格,李信已经摸清楚了很多,这位柱国大将军,对于感情看的很轻,不管他刚才说的话如何煽情感人,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西南度过难关。

    没有一句话是可信的。

    这么一个枭雄式的人物,怎么可能因为一句话,就去一个女人坟前自尽。

    如果李信这会儿兵力不够,李慎会毫不犹豫的带兵马踏涪县。

    “李大将军还是把我当成小孩子看。”

    李信脸上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这种鬼话,除了十七岁的小姑娘会信,还有谁会相信?”

    “没有猜错的话,叶师兄应该已经堵在了剑阁,如今涪城也被我占了,李大将军如今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让人死守剑阁,顺便点齐兵马,猛攻涪城,如果能拿下涪城,你们还可以继续在西南玩几年时间,如果攻不下,等涪城破城的消息传出去,李大将军在西南的戏就算是唱完了。”

    李慎默然道:“我这么好好的跟你说话,只是不想死太多人,你以为我攻不下这么一个小小的涪县不成?”

    “你不知道我有多少人,你怎么攻城?”

    李信面带微笑:“除非李大将军愿意把剩余的平南军全部砸在这个小小的涪城,否则我担心大将军会吃一个大亏。”

    李慎深深地看了李信一眼。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这一刻,他后悔了。

    很后悔。

    b190327q1g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